阿甘小說網 » 歷史小說 » 小城女律師 » 正文
| 繁體版

第603章 蒼竹寒3(網頁和客戶端雙推薦加更)

溫馨提醒:“注冊會員”無彈窗廣告,同時建議您收藏,以便能夠輕松訪問!


  “先喝點水吃點東西吧。”蒼竹寒看著一臉沮喪的黃一曦,不由地拍了拍她手背。

  那杯豆漿已經換了第二次,事實上,在這里逛了一圈,她也沒吃過東西。

  蒼竹寒這一說黃一曦還沒覺得餓,等她打開豆漿的蓋子,熱氣騰騰的豆漿味飄過來,又咬了一口蓬松煊軟的面包,黃一曦就聽到肚子的腸子蠕動的聲音。

  蒼竹寒不動聲色地瞄了一眼黃一曦,將豆漿和面包推到黃一曦的手里,自己打開另一杯,黃一曦接過豆漿,沒有接面包,蒼竹寒也不勉強她。

  等她喝了幾口,蒼竹寒才回答黃一曦剛才提出的后一個問題,“你問我什么時候到這個醫院的,在你出面解決葉春雨問題的時候,我就已經到了現場了。”

  黃一曦有些尷尬,當時她竟然沒有發現圍觀的人里也有蒼竹寒,“要是知道竹寒姐也在那里,那我就不出面了。”

  “如果你不出面,我也不會出面幫她。”

  蒼竹寒望著不遠處的圍墻,里面是一片菜地,中間有一個圓形的觀景窗,一個老婦人挑著一擔水從那邊跨進去。

  黃一曦詫異地看著蒼竹寒,沒想到她會說出這樣的話。

  在黃一曦看來,葉春雨很符合蒼竹寒幫助的條件。

  據她所知,蒼竹寒做援助律師的時候,主動要求當家事援助律師。

  這個活很少人愿意干,可她耐心細致,干了四年,得到了市婦聯多次表彰。

  蒼竹寒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,圓臉大眼睛,鼻子挺得恰到好處,嘴唇不厚不薄,唇珠漂亮又有天然唇線,哪怕是年近五十,臉上依然沒有一條皺紋,眼睛依然清澈,歲月沒有在她臉上留下任何痕跡。

  深得時光厚愛,天然的凍齡美人。

  人美命卻不美。

  黃一曦和蒼竹寒交情并不深,她到律師事務所的時候,蒼竹寒就已經離開這個所到司法局做一個援助律師了,一開始她也只是從吳青意口中聽說到這個人。

  白水州不是一個大城市,律師也不多,吳青意和李立星是白水州第一批執業律師。

  所以能讓吳青意佩服的律師也不多。

  蒼竹寒是吳青意佩服的唯一女性律師。

  《孟子》的《盡心章句上》(第九)有一句話,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善天下。

  翻成白話文就是:不得志的時候就要管好自己的道德修養,得志的時候就要努力讓天下人都能得到好處。

  算是文人的奉行的最高準則。

  蒼竹寒則不同,據說她經濟情況很一般,卻能一直堅持做公益律師,在她女兒讀大學后,更是專職做了援助律師。

  這種事情并不是沒有人干過,也不是沒有律師干過。

  只不過這些律師干的時候都有各種途徑宣傳。

  吳青意和黃一曦并不討厭這種操作,這也是人之常情。

  這世上的人做事情,總有所圖。

  西漢著名史學家、文學家司馬遷《史記》的第一百二十九章“貨殖列傳”在一句話,“天下熙熙,皆為利來;天下攘攘,皆為利往。”

  意思是說天下人為了利益而蜂擁而至,為了利益各奔東西。

  傳說乾隆皇帝下江南的時候,在鎮江金山寺,他問當時的高僧:“長江中船只來來往往,這么繁華,一天到底要過多少條船啊?”

  高僧回答:“只有兩條船”。

  乾隆問:“怎么會只有兩條船呢?”

  高僧說:“一條為名,一條為利,整個長江之中來往的無非就是這兩條船。”

  世人為了各自利益而奔波,沒有人什么都不圖就做好事的,就是某人,不也是將好事寫在日記里。

  而蒼竹寒顯然不是這其中的一員。

  據吳青意說過,蒼竹寒辦過許多個可以說是翻身大案的案件,專治疑難雜癥,遇到許多親屬在委托代理前后對她磕頭,也因此搭上了自己的許多人情。

  可她卻從不接受采訪,不在公眾場合露面,哪怕是援助律師單位要給她一個年度先進個人的稱號,都拒絕了。

  不求名,不求利,甚至比寺廟里的菩薩還無所求。

  真真正正的曲高和寡,孤芳自賞,卻不是不識人間煙火,目下無塵的人。

  當時黃一曦雖然聽說師父幾次提起蒼竹寒這個名字,可并不認識她。

  直到她接手路女士的案件后,才認識傳說中的蒼竹寒。

  蒼竹寒是路女士死的那任丈夫的媽媽的代理律師。

  路女士的婆婆對路女士始終不好,在路女士生下遺腹子也沒什么改變。

  她那時還有其他的兒子,自己手腳也能動,又不想照顧孫子,許多年沒有聯系。

  后來她年紀大了,干不動了,兒子又比她先走,另一個兒媳婦和她關系不好,就把她掃地出門。

  她那時想起那個遺腹孫子,就到司法局找了援助律師,告了路女士的兒子。

  蒼竹寒被白水州市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指派,成了她的代理律師。

  黃一曦則是路女士兒子的代理律師。

  雙方當事人在庭上唇槍舌劍,結案后,蒼竹寒卻對黃一曦贊嘆有加。

  黃一曦也是如此,兩人惺惺相惜,成了忘年交。

  所以哪怕相差二十歲,哪怕表面上蒼竹寒和吳青意是同輩,黃一曦也稱她竹寒姐。

  看到黃一曦驚訝的眼神,蒼竹寒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,“你是不是覺得我的人生經經歷和葉春雨差不多,所以很奇怪,為什么我不會上前幫忙?”

  她的故事知識的人并不多,但吳青意卻很清楚,黃一曦后來也知道。

  因為她曾經是李立星的當事人,也是因為李立星,才成為一名執業律師。

  二十年前,蒼竹寒離婚的時候,她還不是律師,她曾經委托過李立星代理她的案件,只是后來,委托協議解除了。

  蒼竹寒在她父母的寵愛下,度過一段無憂無慮的青少年時光。

  甚至在她父親過世后,還在她父親下屬的余蔭下,找了一個好工作,進了市政府一個福利不錯,工作卻相對輕松的一個部門。

  也是在那個部門里,認識了她的前夫范智一。

  可以說,如果不是遇到她前夫,蒼竹寒很可能是相夫教子,輕松平凡幸福地渡過一生。
足球竞猜稳赚不赔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