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說網 » 歷史小說 » 日月同輝 » 正文
| 繁體版

第539章 為兄沒想過納妾

溫馨提醒:“注冊會員”無彈窗廣告,同時建議您收藏,以便能夠輕松訪問!


  兄妹兩個相視而笑。

  這一番交心后,更貼近了。

  重新坐定后,李菡瑤道:“無塵哥哥,說到天下大勢,我擬近日北上,去北疆一趟。”

  落無塵一驚,“妹妹要親自去?”

  李菡瑤點點頭,道:“妹妹不過一介商女,雖有些小聰明小見識,距離運籌帷幄、決勝千里的將帥還差得遠,不趁著送糧的機會歷練一番,將來如何與玄武王爭奪天下?更何況王壑出身名門,父母生前均是朝廷重臣,他自小便耳目熏染,比我強了不止一籌,他還環繞大靖周邊游歷了七年呢。我須得笨鳥先飛,才能與他相抗。”

  落無塵靜靜地看著她。

  笨鳥先飛?

  江南第一才女若是只笨鳥的話,別人怎么活?

  不得不說,李菡瑤很有自知之明,并未因之前的順遂而狂妄自大。她一直都很冷靜,也清楚自己的實力,也知道如何運用現有的實力慢慢擴張、擴大勢力,以實現凌云之志。她的眼界很寬,她的眼光很高。

  落無塵靜默了一會,點頭道:“妹妹去吧。為兄會與鄢姑娘替妹妹守住江南,穩定江南。”

  李菡瑤歡喜道:“妹妹也是這么想呢,讓鄢姐姐總攬湖州,落哥哥節制臨湖州,爹爹主理徽州,遙相呼應。若是我不敢去北疆,不敢輕離江南,以為江南離了我便會失守,說明我還不會用人,遲早要輸。”

  落無塵微笑道:“妹妹連京城都闖過了,北疆當然要去闖一闖。妹妹打算如何行事?”

  李菡瑤神色一正,把上身微微前傾,目光炯炯地看著落無塵道:“當然不能明著去——明面上,我會派觀棋協助劉兄籌集糧草、支援北疆……”

  落無塵便明白了:她這是要再化身為觀棋,暗中潛伏去北疆,而觀棋則代替她鎮守江南。

  落無塵點頭道:“觀棋去合適。”

  李菡瑤道:“……這只是做給別人看的,其實我爹早已委托慕容家在北方籌集了一批糧草,就近運往北疆;軍服也早就做好了,以經商的名義運過去了,為的就是今天。到時候,慕容居士會陪觀棋回慕容家……”

  說到“慕容居士”幾個字,她語氣有些不自在。她如今長大了,再不是當年懵懂不知事的年紀,終于體會到爹爹身世揭開后的痛苦和對祖父的怨。

  當年,她年紀小,不會想太復雜,再者李卓航雖然沒有納妾,但李家的親友都是納妾的,她見慣了自然不在意,對祖父和慕容星的一段情也容易接受;如今她長大了,也有了心上人,再回首評價這件事,感觸便不同。

  最尷尬的就是這稱呼。

  明明就是親祖母,卻不能稱其為“祖母”,否則便辜負了郭老太太,人家身為正妻,把李卓航當親兒子養大,到頭來難道連正妻之位也保不住?也太無情!只能稱慕容星為“慕容居士”。又替慕容星委屈:人家付出了一生代價,到頭來卻無名無分,哪怕叫“姨奶奶”也好啊。

  李菡瑤將心比心,忍無可忍。

  她暗暗發誓:絕不讓自己淪落到這尷尬的局面!別說無名無分跟隨一個男人,就算給這個男人做妾也不行;哪怕嫁給這個男人做正妻,他卻納了別的女人為妾,也不行……不,她還是娶一個夫婿回來吧!

  落無塵見李菡瑤說著說著,忽然沒聲了,兩眼呆呆地盯著虛空處,一會皺眉,一會發狠,奇怪地叫:“李妹妹!李妹妹?在想什么呢?”

  李菡瑤驚醒,忙道:“沒想什么。無塵哥哥,你有想過納妾嗎?”她脫口就問出了這話。

  落無塵一怔。

  他對李菡瑤再了解不過了,心思一轉,立即明白她為何會問這無頭無腦的話——大概是“慕容居士”幾個字勾起了她一腔心事,令她感懷自身。

  他深深地看著她。

  他沒有回答她。

  因為他想的不是自己。

  他想的竟是王壑!

  他替李菡瑤憂慮將來:即便她真能得償所愿,前途依然坎坷。若是她勝了,娶了王壑,王壑哪怕心中有一丁點的不平和不甘,都有可能會辜負她,納妾再正常不過了,她不許的話,夫妻將離心;若是她敗了,退一步嫁給王壑,處境更憂,王壑納妾也十分正常,她不許的話,會被人詬病善妒,戰場上敗了,情場上也將一敗涂地。

  落無塵再次揪心。

  他按下這揪心的感覺,微笑道:“為兄沒想過納妾。李妹妹是否因為慕容居士而感慨?”

  李菡瑤忙點頭,對落無塵,她愿意傾訴煩惱。

  落無塵勸道:“妹妹多慮了。妹妹何等灑脫的人,竟也鉆起牛角尖來。聽觀棋說,歐陽老爺出事是因為家變,妹妹當時還勸了歐陽姑娘一番話,怎么臨到自己頭上卻想不開?據為兄看來,慕容居士這個當事人并未心含怨憤,否則她不會孤身離開李家;妹妹祖母亦未不平,否則不會將李伯父當親子養大。既如此,妹妹又何必作繭自縛?將來妹妹若遇見這樣事情,只憑本心決定即可。”

  聽了他勸說,李菡瑤醒悟。

  她吐了下舌頭,道:“無塵哥哥說的是,妹妹確實多慮了。當年我就是這么勸爹爹的,誰知長大了,反思慮多了。”又保證道:“放心,妹妹不會作繭自縛的。我也絕不會走他們的老路!哼,若是……”若是怎樣,她沒說完,只做了個可愛的兇相,仿佛面對某人殺氣騰騰。

  落無塵欣然道:“這就對了。”又道:“你說長大了反思慮多了,這不出奇,人都是越年長背負越多的,很難保有赤子之心。妹妹切記時常自省。”

  李菡瑤忙點頭,拉回話題繼續道:“明日先讓觀棋離開。”

  落無塵意外道:“明天就走?”

  李菡瑤道:“是。就是要出人意料。”連自己人都想不到,敵人更想不到了,出奇才能致勝。

  落無塵目光沉靜道:“好。”

  心里卻隱隱苦澀。

  他品出了不同:李菡瑤急于離開,對他沒有絲毫不舍,而對即將見面的王壑卻充滿期待。

  李菡瑤笑嘻嘻道:“落哥哥,我從京城給你帶了好東西呢。回頭讓觀棋拿給你。”
足球竞猜稳赚不赔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