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說網 » 歷史小說 » 開天錄 » 正文
| 繁體版

第七百四十章 城下之盟

溫馨提醒:“注冊會員”無彈窗廣告,同時建議您收藏,以便能夠輕松訪問!


  “我愛她。”

  遠離媧曌、羲繇等人,滄海道人制造了一座高聳入云的冰峰,其上用玄冰造了一座高有百丈的玄冰寶座,巫鐵高踞其上,居高臨下的俯瞰著乾梟。

  整個滄海神珠所化的世界,其本源之力匯聚在巫鐵所坐的王座上,恐怖的天地威嚴匯聚在巫鐵身周,他就好似端坐在神座上的神靈,俯瞰著下方的螻蟻眾生。

  憑空的,一股絕強的,不可違逆的威壓轟在了乾梟身上,讓本來就無心反抗的他,越發戰戰兢兢,整個心境防線都徹底崩潰了

  一名實力達到了神明境巔峰的大能,心境就這般崩潰了。

  端端正正的跪在王座下,乾梟很誠懇的告訴巫鐵:“我愛她。”

  巫鐵有點凌亂的看著乾梟。

  腦子里無數混亂的念頭閃過,對比乾梟,審視自己。

  ‘愛’?

  巫鐵有點懵懂和茫然,他實實在在的,沒有經歷過那種才子佳人、刻骨銘心的愛戀。

  他和裴鳳,更多的是血雨腥風中相互扶持,一起掙扎求存,活下來的情誼吧?反正,他和裴鳳,相互之間,少了誰,都會覺得好似自己少了一塊一樣。

  這種感情,比‘愛’或許更加的堅固、牢靠一些。

  但是,這種感情,和‘愛’實實在在的,會少了一點點意思。

  甚至巫鐵和白鷴……那是一種知音的共鳴?

  嗯,愛情這東西,太復雜。

  老鐵不可能教巫鐵這方面的知識啊,老鐵的本體就是一金屬疙瘩,你指望一金屬疙瘩明白什么叫做‘愛’么?

  至于巫戰,還有媧姆……呵呵,算了吧,這兩個家伙,為人父母的,性格上都有極大的缺陷,你指望他們給巫鐵作出很好的表率,那是不可能的。

  所以,巫鐵無法確切的明白,什么叫做‘愛’。

  巫鐵深深的理解責任、承擔,男人的擔當等等。

  他就好像一頭雄壯的野獸,當外敵侵入自己的地盤,傷害自己看重的子民的時候,他會憤怒,他會咆哮,他會豁出去一切,用盡一切的手段,殺敵敵人,保存子民

  這是一頭雄性生物的本能!

  這也是,人類,乃至一切智慧族群,其中雄性生靈最原始的本能。

  但是‘愛’這種過于細膩,過于情緒的東西,說實話,巫鐵只是……因為眼前的乾梟,他初次涉獵這個高深莫測,比當年的大武神皇武霸還要難對付的領域。

  “你愛她,所以,你就……引刀一快,把自己給切了?”

  老鐵傳承的龐大數據庫中,亂七八糟的資料可真不少,巫鐵腦子里,因為這幾個關鍵詞,莫名的冒出來了《葵花寶典》、‘東方不敗’之類的新奇詞匯。

  巫鐵只覺毛骨悚然,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。

  干咳了一聲,巫鐵很直接的質詢乾梟:“你,腦子沒壞掉吧?你……欸,咳咳,你對媧曌……至于這般么?”

  乾梟抬起頭來,異常不屑的掃了巫鐵一眼,輕輕的、輕蔑的搖了搖頭:“所以,小孩兒家家,你不懂。我對曌妹……哪怕她因為那個混蛋的淫-威,對我如此的冷淡,冷漠,看似不近人情……我甘之如飴。”

  閉上眼睛,滿臉縈蕩著幸福的笑容,乾梟輕聲道:“在她的冷淡、冷漠之下,我知道,其實,她是愛我的……我才是她的初戀,她是愛我的。”

  巫鐵無聲的罵了一句很難聽的臟話。

  陰陽道人、滄海道人也無聲的罵了一句比巫鐵剛才出口的臟話,還要下流數倍的臟話。

  三人同時激靈靈的打了個寒戰,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胳膊。

  胳膊上雞皮疙瘩一片,汗毛一根根豎起來,真猶如鋼針一般。

  乾梟陷入了某種不可自拔的奇異境界中,他閉著眼,面皮紅撲撲的好似涂了血一樣,一臉沉醉的,說出了他和她的故事。

  那是,萬年之前的事情了。

  那時候的乾梟,還是赤陽神山的少君,少年得意,年少輕狂,整日里遛狗走鷹,漫山遍野的瞎折騰。

  赤陽神山,傳承特殊,作為赤陽神山少君,乾梟小小年紀,就有了半步神明境的修為,最是春風得意不過。實力強悍,身份尊貴,從小錦衣玉食,被無數花枝招展的侍女環繞著,乾梟不知怎的,就養成了將普通女子不屑一顧的古怪性子。

  他自詡,在無盡莽荒,沒有一個女子配得上他。

  所以,不知道是哪位外出游歷的赤陽神山的長老,偶然間提起了媧族的試煉場一事。

  媧族的祖地試煉場,對乾梟沒啥吸引力。但是傳說中媧谷冠絕天下的族女,卻充滿了誘-惑-力。乾梟就屁顛屁顛的帶著大群護衛,浩浩蕩蕩的跑去了南荒一個極大的媧族部族,參加了她們的祭祖大典。

  在那處部族,乾梟見到了那個部族的第九族女——媧曌。

  這就是孽緣吧?反正,乾梟就此沉淪,一顆心就這么被媧曌憑空取了去。她的一眸一笑,她的一言一語,都能讓乾梟瘋瘋癲癲的,做出了無數外人看來簡直荒唐的事情。

  也就是在乾梟的幫助下,他不惜動用了赤陽神山的某些秘密底蘊幫助媧曌,于是乎,媧曌從那一代的第九族女,踏著其他姐妹的肩膀,一路晉升到了第一族女。

  “我真傻,是的,我真傻……”

  乾梟喃喃道:“我沒想到,她們部族的第一族女,歷來都是要和伏羲神國的太子通婚的。早知道是這樣,我應該讓她……讓她維持第二、第三族女的身份,不要去做那勞什子的第一族女就好了。”

  辛辛苦苦幫助自己的心上人,讓她攀上了高位,然后……就看著自己朝思暮想的心上人,被一支龐大的軍隊接走,風風光光、熱熱鬧鬧的嫁入了伏羲神國。

  “等等,媧曌的部族,和你的赤陽神山一般,在地面?”巫鐵打斷了乾梟的話。

  “真是廢話……我赤陽神山有太古金烏精魂庇護,那些邪神也不敢輕易靠近。曌妹的部族也有她們的底蘊傳承,有一顆太古傳承的補天神石鎮壓,邪神根本無法侵入她們領地分毫。”

  乾梟冷笑道:“我們的族地,當然都在地面上……沒見識……真沒見識。”

  巫鐵沉默不語,一旁的滄海道人興致勃勃的說道:“來,繼續,說出你的故事。”

  乾梟幽幽的嘆了一口氣,兩行清淚從眼眶里流淌了下來。

  這么一個紅臉漢子,這么強悍的一尊神明境高手,如此小兒女態的流眼淚,巫鐵和陰陽道人、滄海道人又是激靈靈的打了個冷戰。

  媧曌嫁人了,自詡為老情人的乾梟如何舍得?

  他鬧騰,拼命的鬧騰,歇斯底里的鬧騰……他甚至偷偷摸摸的調動了附庸赤陽神山的數十個部族的軍隊,浩浩蕩蕩的涌到了伏羲神國的邊疆地帶,侵入地下,大舉進攻伏羲神國。

  那一戰,打得頗為慘烈,伏羲神國和媧曌的母族聯手鎮壓,一舉將乾梟帶去的大隊人馬掃蕩一空,除了乾梟和幾個貼身近衛,其他人全軍覆沒。

  乾梟的父親震怒,親自操著鎮族神器,將乾梟痛打一頓,打得他兩年多時間只能躺在床上養傷。他父親又親自帶了重禮,跑去媧曌的母族和伏羲神國賠禮道歉。

  因為有太古金烏精魂庇護的關系,赤陽神山實在是一方刺兒頭勢力,尋常人輕易也拿他們沒辦法。

  所以,媧曌的母族和伏羲神國思忖了一番利益得失,原本已經準備聯手攻打赤陽神山的他們,這才收下了賠禮,悻悻然的和乾梟父親握手言歡。

  重傷躺了兩年多,好容易恢復的乾梟,依舊心不甘情不愿。

  他好幾次偷偷摸摸的跑去伏羲神國,偷偷摸摸的窺視還是皇太子妃的媧曌。

  羲族血脈何等厲害,每次乾梟剛剛進入伏羲神國邊界,總有羲族長老預感到他的到來,就好像防賊一樣,出動大隊人馬對他圍追堵截。

  每次,乾梟想要見媧曌一面,都是無比的艱難。

  有七八次的樣子,乾梟都是被羲族的長老親手擒拿后,一路連踢帶打的送回赤陽神山的。

  沒出息的赤陽神山少主,已經成了那時候的一個大笑話。到了最后,事情已經演變到,隔上三五年,乾梟若是不去伏羲神國招惹是非一番,好些羲族的長老都有點手癢癢,有點不習慣了。

  “等等,我覺得,你們似乎有些事情,沒弄清楚……你如果只是想要見媧曌,應該有別的法子。”陰陽道人突然開口:“比如說,你們赤陽神山位處南荒,你……可以用一塊領地和伏羲神國交換?”

  乾梟斜睨了陰陽道人一眼:“我爹會親手弄死我,然后發動億萬族群,將那塊領地給踩碎了……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?這個道理,你不懂么?”

  搖搖頭,乾梟冷然道:“而且,伏羲神國的羲族,在地下世界,他們又不缺什么資源……除了星力精華。”

  冷笑一聲,乾梟用看傻子的目光看著陰陽道人:“可是,赤陽神山在那些邪神眼里,是異端,是邪魔,你以為,掌控了天地宇宙的他們,會有一絲半點的星光落在赤陽神山上?”

  “羲族,可不稀罕赤陽神山的地盤……所以,我和曌妹,那時候……真苦。”

  乾梟閉上眼睛,幽幽的、深情的嘆了一口氣。

  “最終,我實在是按捺不住我對曌妹的思念……我,總要想辦法陪在她身邊呀?哪怕,只是隔三差五的見她一面呢?”

  “所以……”巫鐵、陰陽道人、滄海道人同時開口。

  “所以,我接受了成為赤陽神山之主的試煉……我接受了太古金烏精魄的考驗,我順利的通過了歷代先祖的考驗,繼承了先祖傳承的神力,當著所有長老的面,擊敗了我的父親,成為了赤陽神山一脈有史以來最年輕、也最強大的山主。”

  乾梟傲然昂起了頭:“我父親,也被稱為晚年罕見的天才,但是他繼承了先祖之力后,也只有神明境八重天的實力,而我,神明境十重天!”

  “然后?”巫鐵、陰陽道人、滄海道人再次異口同聲的問他。

  “然后……”乾梟抬起頭來,感動得潸然淚下的喃喃說道:“我做了這個世界上,其他臭男人都做不到的事情……一如你們所見的那樣,我終于可以陪在曌妹身邊了。哪怕是她丈夫,也沒有任何借口可以驅趕我……”

  輕嘆了一聲:“甚至,她丈夫,當年的皇太子,如今的伏羲神皇,還要感激我……若非我,呵呵,他那時候,可難以繼承神皇之位。”

  巫鐵喃喃道:“你給自己用了宮-刑,為的就是跟在媧曌身邊……為了這事情,你甚至幫她的丈夫,爭奪皇位……你可真是……足夠……”

  巫鐵想說點心里話,罵一句臟口。

  陰陽道人和滄海道人同時打斷了巫鐵的話,兩人齊聲感慨:“果然癡情,足夠癡情,真是……太-他-娘-的讓人感動了。”

  乾梟一臉沉醉的笑著,笑得神魂蕩飏,笑得失魂落魄。

  巫鐵的臉抽了抽,他看看陰陽道人,再看看滄海道人,重重的咳嗽了一聲:“那,如今,她在我手上。”

  乾梟呆了呆,說道:“誰?啊,曌妹……”

  乾梟從自己的陶醉境界中蘇醒,他四平八穩的跪在地上,重重的向巫鐵磕頭如搗蒜:“武王,一切冒犯,都是本尊的錯,只求你,只求你……不要傷害曌妹,什么都好商量,什么都好商量……”

  巫鐵的臉抽了抽。

  他感覺,自己是個大壞人,他綁票了某個癡情男子最心愛的女子,然后逼迫他做一些不好的事情。

  嗯,這種事情,果然是太壞了。

  可是,看看一臉淚水的乾梟,巫鐵覺得,算了,還是繼續做壞人吧。

  “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和物,打擊敵人。”巫鐵喃喃道:“我這也是,為了武國的子民啊……”

  沉吟了一陣子,巫鐵喃喃道:“你以如此尷尬的身份,蹲在了媧曌身邊……赤陽神山那邊呢?”

  乾梟笑呵呵的看著巫鐵:“我通過了試煉,擊敗了我父親,我就是赤陽神山之主,太古金烏精魄,就只聽我的話……所以,雖然所有的長老,包括我父親,都叫囂著要廢了我、殺了我……這么多年了,赤陽神山依舊是我的赤陽神山。”

  巫鐵無語,向乾梟比出了一根大拇指。

  “如此,甚好……嗯,如果你能調動赤陽神山的軍力,幫我抗擊敵人……順帶著,我對你們赤陽神山的什么鎮族之寶之類的,很感興趣……如果……”

  巫鐵自己都有點臉紅,這話說不下去了。

  乾梟則是一臉坦然、淡定的用力點頭:“沒問題,只要你不傷害曌妹,啥條件我都答應……不就是一些死物,還有一些不相干的人手么?和曌妹相比,算什么呢?”

  “我答應,什么條件,我都答應!”

  巫鐵、陰陽道人、滄海道人,再次無言閉嘴。

  實在是,他們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了。乾梟太配合了,讓他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。
足球竞猜稳赚不赔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