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說網 » 都市小說 » 大魔王嬌養指南 » 正文
| 繁體版

第371章 難度提升

溫馨提醒:“注冊會員”無彈窗廣告,同時建議您收藏,以便能夠輕松訪問!


  燕三郎“嗯”了一聲,不知他提起此事何意。

  曲云河見他神情,就知道他不能體會:“你可知道什么是戰略縱深?”在他想來,身在民間的十三歲的少年能通曉懂多少軍事知識?

  不料燕三郎答道:“即是可做戰術調整、提供戰略緩沖的空間。”

  曲云河一愕:“千歲大人對你可真是用心了。”

  千歲的聲音悠悠從書箱里傳來:“那可不是?”

  燕三郎默然。

  其實又不關千歲什么事,他看的雜書太多,連容生講解古代戰爭也偶有提及,他出言細問過夫子罷了。

  “你既知戰略縱深,就該知道一支大軍動不動橫跨數百里作戰,是件多么了不起的事。”曲云河自己帶過兵、打過仗,深諳其中利害,“有道是兵馬未動、糧草先行。不說萬里赴戎機,就是趕路三百里打仗,要消耗的糧草都是個驚人數字。”

  糧草怎么運輸?還不得動用后勤人馬。人吃的糧、馬吃的草,從后方運到前線,后勤隊伍自己就要吃掉一大半以上,更不用提中間遇上天災,遇上敵人的伏擊等等問題。

  后勤的運輸和調度能力,很大程度上制約了一支隊伍的機動性。

  戰線拖得越長,這難度呈幾何增長。

  “在驍國之后,鮮有國家能夠這樣長距離作戰了。”

  這句話才引起燕三郎的注意:“為何?”

  “驍國驅使俘虜行軍,既作奴仆,又充口糧。”曲云河吁出一口氣,“這樣,他們就節省了大量糧食運輸。”

  若有第四個人跟在邊上,保準要聽得毛骨悚然。但曲云河根本未從少年臉上看見一絲異樣。

  燕三郎問他:“你說‘從前’,這國家現已不在了吧?”

  “早不在了。”曲云河聳了聳肩,“早在靖國之前就消失不見。”

  少年目光微閃:“看來,就算是這樣打仗也救不了它自己。”

  一個國家滅亡的原因,哪有那么簡單?曲云河張了張嘴想反駁,突然發現不知從何辯起。

  千歲的聲音響起,帶著竊笑:“無言以對了吧?”也該有人體會一下子她面對燕三郎的痛苦了。

  “……是。”

  ¥¥¥¥¥

  靖國舊宮在西南邊兒。

  燕三郎和曲云河越往那里走,一路上所見就越是觸目驚心。

  從前梁國內亂,也是民不聊生,但他從黟城逃往云城的路線并未被戰火波及,望見的仍是人們安居樂業的情景。

  可是走到這里,他才真正明白什么是戰爭。

  靖國覆亡后,國土分裂為五個小國,又經過許多年來的發展、吞并、傾軋,昔日靖國的國土被西邊的衛國、南邊的攸國和東邊的苔原部族分割。

  衛國立國很早,與靖國并存了很長一段時間。后者滅亡之后,它借機吞并舊鄰的土地,前后用了二十年,終于滅掉幾個小勢力,并在靖國西部的土地上站穩了腳跟。

  但它還不知足,如今正在向東、向南擴張。

  衛、攸之間的戰爭,已經持續了兩年之久。硝煙所過處,山河糜爛、百姓流離。先前燕三郎在青巖村救下的鄭氏夫妻,就是因為居住的梅城遭遇兵禍才往北逃難。

  不久之后,燕三郎也經過梅城,親眼見到大戰過后的城市。

  梅城原為攸國所有,面對入侵拒不投降,因此城破之后遭到血洗。無論白天黑夜,城外的亂葬崗都很熱鬧,城里反倒是餓殍遍地。

  越往西南走,這樣的情景越常出現,尤有過之。燕三郎和曲云河的旅行也越發小心了,有意避開兩邊的軍隊。在這樣的亂世當中,即便是異士正面撞上大軍也要吃大虧不可。

  青巖村之后,他們至少又出手三次。也多虧燕三郎與曲云河同行,這人長得高壯,看起來就不好惹,否則一個小少年獨自帶一只白貓上路,遇上的麻煩至少要再多出兩倍不止。

  不過走了那么久,兩人至少弄明白了一件事:

  靖國王宮不好進啊。

  靖國雖已不在,但它的都城相當富庶,并且在戰爭中依舊保存完好。衛國占領靖國故地之后也相中這里,力排眾議遷都于此,并且衛王下令將靖國舊宮修葺完畢,改名天耀宮,自己堂而皇之搬了過去!

  燕三郎聽到這個消息,當即倒抽一口涼氣:“你還去么?”

  原來等待他們的不是一座廢都,而是守衛森嚴的王城!難怪木鈴鐺把任務分作兩截,看來難度都在后頭了。

  曲云河毫不猶豫:

  “去。”

  莫說靖國王宮只是被衛王據為己有,就算那里成了刀山火海,他也堅定不移。

  這下千歲也沒有好臉色了:“站在宮外遠遠憑吊一番不行么?”

  曲云河不吱聲,以沉默表達了否定。

  千歲無可奈何:“那走吧。”最后還得讓這家伙滿愿而歸,否則木鈴鐺的任務就完不成。

  她怎么就不能這樣任性呢,真是的!

  這時兩人一貓爬上了半坡,燕三郎指著前頭的隘口:“翻過山再往前,就要進入衛國地界了。”頓了頓,“由此往南十里,據說就是兩軍交戰的前線。”

  前方就是娑羅城,原為攸國領土,前不久才被衛國打下來。到了這里,就離兩國交戰的前線不遠了。

  燕三郎行萬里路,走到這里也下意識輕吸一口氣。世間最可怕的人禍,離他們不足十里。

  曲云河即道:“想來衛國的邊境不是那么好進的,我們還得用些手段。”

  “手段?”

  “這里離前線太近,想來邊境查得很嚴。”曲云河有行軍打仗的經驗,這時就給他解說,“就算我們能跨過邊界,衛人在自己的地盤上必定也是三步一崗、五步一哨,嚴查細作。我們若是就這樣兩手空空進去,恐怕……”

  恐怕混不了多久就會被當作細作圍堵。燕三郎懂了:“要弄個憑證?”的確,在兩軍交戰的前線、后方,都混有無數細作刺探軍情,不得不查也不得不防。

  千歲不當一回事兒:“那有何難?這是進城的必經之路,看誰不順眼,打暈了搶過來憑證就是。”

  “不止打暈。”曲云河點頭,“必須滅口,以免后患。”
足球竞猜稳赚不赔技巧